我国卫生和环境领域RD经费投入比例多大为宜

发表时间: 2023-08-29 21:03:01 来源:废气治理

  基于现有统计数据,估算出我国和政府分别投向卫生和环境领域R&D经费及比例,借鉴OECD国家相关趋势和数据,提出我国和政府该比例分别从2005年的11.8%和17.8%提高到2020年的18%和27%及相关的比例和政策建议。

  近年来,随着我们国家落实科学发展观和构建和谐社会,卫生和环境领域的问题和重要性更加突显。这就要求我国R&D经费结构也应该进行一定的调整。基于现有统计数据,本文估算出我国卫生和环境领域R&D经费投入及其占全社会R&D经费的比例,借鉴国际相关趋势、数据和经验,进而提出我国该比例多大为宜,即经过努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完成的比例。

  由于我国既没有卫生和环境领域R&D经费投入及比例综合性数据,又没有政府、企业和其他门类R&D经费分别投向卫生和环境领域的完整数据。因此,这里基于我国现有统计资料,首先,阐述我国三个主体性计划(基础研究计划、“863”计划和攻关计划,简称“三个计划”)投向卫生和环境领域(简称“两个领域”)的经费及比例;然后,分别阐述我国三个R&D经费执行门类,科研机构、企业和高校(简称三个门类)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及占各自R&D经费比例;最后,对我国两个领域R&D经费投入及比例进行概括。

  《中国科技统计年鉴》自2003年设立了“分社会经济目标国家主体性计划项目投入”栏目,共分11个领域,这中间还包括卫生、环境治理与保护两个领域。三个计划既是我国R&D经费投入的重要部分,其政府资金部分也是我国政府R&D经费的重要部分。2005年,三个计划当年落实资金319.39亿元,占我国R&D经费投入(2450.0亿元)的13.04%;其中政府资金为97.11亿元,占我国政府R&D经费投入(645.4亿元)的15.05%。然而,三个计划投入的领域结构,对我国整体和政府R&D经费投入结构都很有代表性,因为这种R&D经费投入结构是我们国家的经济社会领域规模结构、需求结构和科技投入领域结构的反映(表1)。

  从表1能够准确的看出,2002~2005年三个计划项目经费及比例,所有的领域尽管有一定变化,但绝大多数都是稳定的。卫生经费逐年增加,其比例从2002年的4.9%增加到2005年的9.5%;环境治理与保护呈现先升后降,2002年为2.1%,2005年为3.2%。

  表1明显显示,三个计划项目经费主要投向经济领域(即表中前4个领域)。2002~2005年,三个计划投向经济领域经费占当年总经费的81.7%、77.5%、75.1%、77.0%。其中,促进工业发展遥遥领先,2005年达到56.9%。而卫生和环境领域项目经费较低,2002年合计为7.0%,2005年为12.7%。

  根据现有资料,尽管还不能准确算出三个计划中政府投入结构和企业投入结构,但可以估算出,政府投向经济领域的比例低一些,而投入两个领域的比例高一些。企业投入的结构可能正好相反。下面对此判断给予论证和估算:

  2005年三个计划当年落实资金319.39亿元,其中政府资金为97.11亿元,占30.4%。对基础研究计划而言,当年共落实资金14.24亿元,其中政府资金为12.79亿元,占89.8%。当年该计划投入经济领域经费占其总经费的43.5%(低于77%);投入卫生和环境领域经费分别占其总经费的20.1%和7.2%,合计为27.3%(高于12.7%)。这某些特定的程度上支持上述判断,因为该计划绝大部分是政府经费。

  对“863”计划而言,2005年共落实资金113.75亿元,其中政府资金为50.08亿元,占44.0%。当年该计划投入经济领域经费占其总经费的71.0%;投入卫生和环境领域经费分别占其总经费的11.1%和4.3%,合计为15.4%(高于12.7%)。这也在某些特定的程度上支持上述判断。

  对科技攻关计划而言,2005年共落实资金191.39亿元,其中政府资金为34.25亿元,占17.9%。当年该计划投入经济领域经费占其总经费的83.2%,投入卫生和环境领域经费分别占其总经费的7.8%和2.2%,合计为10.0%(低于12.7%)。这从另一个方面支持上述判断。

  在此基础上,如果假定三个计划中政府资金投入所有的领域的比例和三个计划投入所有的领域的比例是一致的,那么三个计划中政府资产金额的投入经济领域经费占其政府资金投入总额的71.7%(基础研究计划中政府资金投入经济领域经费为:14.24亿元×89.8%×43.5%=5.56亿元;“863”计划中政府资金投入经济领域经费为:113.75亿元×44.0%×71.0%=35.54亿元;攻关计划中政府资金投入经济领域经费为:191.39亿元×17.9%×83.2%=28.50亿元。(5.56+35.54+28.50)÷97.11=71.7%),政府资金投入卫生和环境领域经费分别占政府总经费的11.4%((2.86+5.56+2.67)/97.11)和4.0%((1.03+2.15+0.75)/97.11),合计为15.4%。这从定量的意义上支持上述判断。

  上述分析和计算可以概括为:①三个计划投入经济领域的比例达到77%,投入两个领域的总比例为12.7%;②三个计划中政府资金投入经济领域的比例为71.7%,投入两个领域的总比例为15.4%;③三个计划投入经济领域的比例比政府资金投入经济领域的比例高5.3个百分点;三个计划投入两个领域的总比例比政府资金投入两个领域的总比例低2.7个百分点。这里“一高”、“一低”的幅度不太大,并且是能够理解的,即政府与企业相比,更倾向于投向公益性较强的领域。

  上述对三个计划投入领域结构的分析和结论对判断我国和政府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及比例都很有参考意义。这里分别阐述我国三个执行门类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及比例。这对判断我国和政府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及比例,也很有参考意义。

  自从2002年在《中国科技统计年鉴》中,有“分行业研究与开发机构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内部支出”栏目,其中一些行业与两个领域直接相关(表2)。

  从表2能够准确的看出,2002~2005年科研机构投向卫生R&D经费有较大增长,从73834万元到139970万元,年均增长24%。但所占比例较小,且变化不大,最低为2.11%,最高为3.03%。环境从2003年的11997万元到2005年的30240万元,年均增长59%。但所占比例较小,最高为0.64%。

  总的来看,2002~2005年科研机构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增长较快,年均增长32%,但比例变化不大,特别是2003~2005年在3.32%~3.46%之间。因此,2005年的数据有代表性。

  对科研机构而言,2005年投向两个领域的R&D经费合计为170610万元,占其所有行业R&D经费的3.32%。这两个数字太低,根本原因是在分行业的统计数据中,有研究与试验发展、专业方面技术服务、科技交流与推广服务三个行业,但这三个行业没有进一步按照行业划分,其中投向两个领域的R&D经费没有计算在内。2005年这三个行业分别占科研机构所有行业R&D经费的85.19%、2.08%和0.15%,合计为87.42%。如果假定这三个行业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的比例与科研机构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的比例是相同的,那么,科研机构投向卫生和环境领域的R&D经费将分别是1112639万元(139970÷(100%-87.42%))和240382万元(30240÷(100%-87.42%)),所占占比分别是21.68%和4.68%,合计为26.36%。

  需要指出的是,这样计算出的我国科研机构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及比例与真实的情况相比,可能有一些出入,因为由3.32%计算出26.36%,“放大”近8倍。如果前者有小的误差会导致后者较大误差,但上述计算结果仍有参考意义。

  在《中国科技统计年鉴》中,从2004年才有分行业大中型工业公司R&D经费支出数据,其中只有医药制造业可以属于卫生,而环境没有相关行业数据。2004年医药制造业R&D经费为281812万元,占分行业大中型工业公司R&D经费的2.95%。2005年,医药制造业R&D经费369204万元,占分行业大中型工业公司R&D经费的3.23%。2005年比2004年,医药制造业R&D经费增长31%,但所占比例变化不大,只增加0.28%。因此,2005年的数据有代表性。

  对企业而言,上述计算结果不仅有一定偏差而且不完全,即只有卫生的R&D经费,而没有环境的R&D经费。其根本原因是上述有关数据只是大中型工业公司R&D经费,占我国企业R&D经费的69.54%(11422633/16425000),还有30.46%没有分行业的统计数据。如果按照增加值并假定R&D经费与增加值成正比,那么,2005年建筑业占工业和建筑业的11.64%,就应该从这30.46%扣除,即还有18.82%。在这18.82%中,既包括大量的中小型工业公司R&D经费,又包括服务业企业R&D经费。这里假定中小型工业公司的R&D经费占企业R&D经费的13.82%(这里之所以给出较高的比例,不仅因为中国工业中小企业众多,而且绝大多数高新技术企业都属于工业中小型企业,而高新技术企业R&D经费投入较多),我国服务业(第三产业)企业R&D经费占我国企业R&D经费的5%(这既考虑了我国现状也参考了日本2002年为6.8%,见下文)。

  在这5%中,假定企业投入卫生和环境领域R&D经费占服务业R&D经费比例与科研机构该比例相同,即分别为52.86%(111861/211585)和14.29%(30240/211585)(211585万元为科研机构投入服务业R&D经费),合计为67.15%[2]。由此能够估算出我国企业投向卫生和环境领域R&D经费占企业R&D经费的占比分别是5.87%(3.23%+2.64%)和0.71%(5%×14.29%),合计为6.58%。

  对高等院校而言,在《中国科技统计年鉴》中,有关数据只有“高等院校研究与试验发展(R&D)课题学科分组情况”栏目,其中一些属于两个领域(表3)。

  从表3能够准确的看出,2002~2005年我国高校投入两个领域R&D课题经费都增长较快,卫生年均增长29%,环境年均增长42%,合计年均增长32%。但高校投入两个领域R&D课题经费占其所有学科R&D(课题)经费的比例增长很小,2002~2005年合计每年增长0.4个百分点,并且卫生占其所有学科R&D(课题)经费的比例是相对来说比较稳定的,环境该比例有一定增长。因此,这2005年的数据具有较强的代表性。

  对高等学校而言,上述估算在绝对量上有一些偏小,其原因是“高等院校研究与试验发展(R&D)课题学科分组情况(2005)”栏目中的经费总额占高校R&D经费的80%(1934537/2423000)。但高校投向卫生和环境领域R&D经费占其R&D经费比例应该是基本一致的,即分别为7.88%和2.25%,合计为10.13%。

  以上分别对我国三个门类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及比例进行阐述和计算。在此基础上这里对我国和政府分别投入两个领域R&D经费及比例进行阐述和估算。

  513.1×21.68%+1673.8×5.87%+242.3×7.88%=228.58(亿元)

  513.1×4.68%+1673.8×0.71%+242.3×2.25%=41.35(亿元)

  2005年三个门类投入两个领域R&D经费为269.93亿元(228.58+41.35),占我国R&D经费的11.02%(269.93/2450),卫生和环境领域的占比分别是9.33%和1.69%。由于我国三个门类R&D经费占我国R&D经费的99%以((2450-20.8)/2450=99.15%),因此,三个门类投入两个领域R&D经费总额及比例能代表我国投入两个领域R&D经费及比例。

  在此基础上,能更加进一步估算我国政府投入两个领域R&D经费及比例。这里有一个基本假定,我国三个门类投入两个领域R&D经费所占比例与其来自政府的投入两个领域的R&D经费占其来自政府R&D经费的比例是一致的。

  425.7×21.68%+76.5×5.87%+133.1×7.88%=107.27(亿元)

  425.7×4.68%+76.5×0.71%+133.1×2.25%=23.46(亿元)

  2005年我国政府投入两个领域的R&D经费为130.73亿元(107.27+23.46),占政府R&D经费的20.26%((107.27+23.46)/645.4),其中卫生和环境的占比分别是16.62%和3.63%。

  在上述分析和计算的基础上,进一步综合得出我国和政府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及比例(表4)。

  第一,从绝对量来看,三个门类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远高于三个计划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因为三个门类R&D经费占我国R&D经费的99.15%,而三个计划仅仅占我国R&D经费的13.04%。与此相对应,三个部门来自政府经费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远高于三个计划来自政府经费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原因也是三个门类来自政府经费占政府R&D经费的98.42%((645.4-10.2)/645.4),而三个计划来自政府经费仅仅占政府R&D经费的15.05%。

  第二,从百分比来看,①三个计划投向两个领域的百分比与三个计划来自政府经费投向两个领域的百分比(既包括各自的又包括总和的),都有较强的相似性;②三个门类投向两个领域的百分比与三个门类来自政府经费投向两个领域的百分比(既包括各自的又包括总和的),都有较强的相似性;③三个计划投向卫生和环境的百分比与三个门类投向卫生和环境的百分比有较强的相似性,前者分别为9.5%和3.2%,后者分别为9.33%和1.69%;④三个计划来自政府经费投向卫生和环境的百分比与三个门类来自政府经费投向卫生和环境的百分比也有一定的相似性,前者分别为11.4%和4.0%,后者分别为16.62%和3.63%。

  上述结果有很多相似性表明,这些结果绝大多数都是可靠的(这其实就是相互验证)。如果对上述相应结果做算术平均处理,可靠性将会提高。由此得出,2005年我国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分别占我国R&D经费的9.4%((9.5%+9.33%)/2)、2.4%((3.2%+1.69%)/2)),合计为11.8%。2005年我国政府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分别占我国政府R&D经费的14%((11.4%+16.62%)/2)和3.8%((4.0%+3.63%)/2),合计为17.8%。

  近几十年以来,OECD国家持续不断的增加两个领域R&D经费投入的趋势很明显。这里分别从科技投入的两大主体政府和企业阐述这种趋势。

  从表5能够准确的看出,1981~2001年OECD国家政府R&D经费用于卫生与环境的份额显著增加,从1981年的19.2%到2001年的26.2%,增加7个百分点;而用于经济发展项目(包括促进农业、渔业、林业、工业、基础设施和能源发展的项目)的R&D经费大幅度减少,从1981年的37.6%到2001年的22.1%,减少15.5个百分点。这就是说,2001年投入卫生与环境的份额超过投入经济发展项目的份额达4.1个百分点。

  由于数据来源的限制并考虑对我国的参考意义,这里列出欧盟、法国、德国、英国、日本、韩国和美国的有关数据。在OECD企业分行业的统计数据中,与卫生相关的只有医药制造业(表6)。

  从表6能够准确的看出,医药制造业R&D经费的比例最高的是英国,达到25.2%,欧盟、法国和美国分别为13.2%、12.8%和10.9%,韩国只有1.7%。这里英国和韩国的比例代表性都不强,而欧盟、法国和美国的比例代表性较强。

  服务业作为一大类行业,R&D经费比例最高的是美国,达到27.4%,欧盟和英国分别为14.8%和20.2%,日本该比例最低,只有6.8%。

  (1) 2005年我国投向卫生和环境领域R&D经费分别占我国R&D经费的9.4%和2.4%,合计为11.8%;2005年我国政府投向卫生和环境领域R&D经费分别占我国政府R&D经费的14%和3.8%,合计为17.8%。与此同时,我国政府投入经济领域的R&D经费占其R&D经费的70%以上;企业投入经济领域的R&D经费约占其R&D经费的95%。

  (2) OECD国家政府R&D经费用于卫生与环境的份额呈现明显增加趋势,从1981年的19.2%到2001年的26.2%;而用于经济发展项目R&D经费份额大幅度减少,从1981年的37.6%到2001年的22.1%。从企业来看,2002年欧盟和美国投入医药制造业R&D经费占所有行业的13.2%和10.9%。

  (3)比较我国和OECD国家数据,能得出:不管是从政府,还是从企业,乃至全国,我国投向经济领域的比例太高,而投向两个领域的比例太低。这是一种“事实判断”。然而,从我国落实科学发展观和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来看,这也是一种“价值判断”。

  (1)我国政府投向两个领域R&D经费占其R&D经费的比例应显著提升,建议卫生从2005年的14%到2020年的21%,环境从3.8%到6%,合计为27%,大约相当于OECD国家2001年的水平。与此同时,促使我国卫生该比例从9.4%到14%,环境从2.4%到4%,合计为18%,即基本保持与我国政府的上述两个比例同步增长。

  (2)我国三个部门都应该调整结构,加强两个领域的R&D投入。企业要加大对医药制造业R&D经费投入,从2005年占企业R&D经费的3.2%到2020年的5%以上(大体相美国2002年该比例的1/2以上)。高校要提高医学的R&D经费占高校R&D经费的比例,从2005年的7.88%到2020年的15%以上(2001年美国高校该比例为31.1%;2002年日本高校该比例为26.7%;2001年德国高校该比例为25.1%)。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