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毕业4年年年考公:“考到35岁然后呢”

发表时间: 2023-12-15 03:39:22 来源:废气治理

  在社交平台上,黎可(化名)讲述自己连续几年考公落榜的经历和迷茫,吸引了一众有着相同经历的网友热议。

  自2019年毕业,环境工程专业的黎可就开始为每年的国考、省考备考,这期间她先后在两家环境类企业上班,白天工作、晚上刷题是她4年来的常态。

  沉迷考公的原因,她觉得“公务员不仅是一份轻松的工作,也是一种轻松的人生”,为了追逐这份不知能否落地的“轻松”,现在的她需要加倍负重。

  国家公务员局于10月26日18时正式结束对2024年国考的资格审核检查工作,并于当晚公布本次国考报名和资格审核检查情况,今年共有303.3万人顺利通过了企业的资格审核检查,通过资格审核检查人数与录用计划数之比约为77:1,高于去年的70:1。

  另一方面,自2020年以来每年国考应届生岗位占比均超过60%,国考招录已然形成向应届生倾斜的趋势,这也代表着,像黎可一样的往届生想要考公上岸,形势更加严峻。

  自2019年毕业后,环境工程专业的黎可就踏上了漫长的考公之路。因为家在广东江门,黎可理想的工作地点是广州、深圳、佛山、珠海和江门老家,这也是她报考时主要选择的城市。

  “但是今年,省内面向环境工程专业女性考生的岗位十分有限,目前我能报考的职位只有一种,在梅州税务局。”黎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地理位置不算理想,但考虑到竞争可能也比较小,以及多年上岸失败的挫败感,她还是第一时间报名了。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从报名截止数据分析来看,这个职位录取5人,但报名且通过资格审核检查的人数达1000多人,“这也代表着,我上岸几率是三百分之一”。

  往前推1年,2023年国考报名时,广东省内,黎可具备报考资格的岗位超过10个,分布在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江门等城市,为了更好的提高上岸的可能性,她把目光瞄向竞争程度相比来说较低的老家江门,但同样是300多人争1个岗位。

  以广东省报考数据分析来看,中公教育根据10月24日17时30分报考数据整理得出,国家统计局广东调查总队、广东海事局、广东省邮政管理局等10部门竞争最为激烈,这10个部门中竞争最高的广东邮政管理局竞争比达843.67:1,排在最后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深圳监管局竞争比也达到106.87:1。

  广西南宁,26岁的胡欣(化名)和黎可经历相似。自2019年毕业以来,胡欣一边在当地建筑企业担任文职,一边报考国考、区考,年年如此。

  胡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因为本科学的是广告学,公务员报考时仅限填报新闻学大类。

  不过新闻传播学一度被视为考公友好专业。据中公教育整理的2023年国考最受喜爱专业TOP10显示,新闻传播学考生可填报职位达406个,竞争比85:1,成为当年考公友好专业第7名。

  这也意味着,该专业无论在岗位数量还是类型选择上都更为丰富。对考生而言,就是上岸率提高。

  胡欣说,这几年她报考的国考岗位,有竞争比高达几百比一,也有的竞争比是几十比一,但无一例外都没有通过,至于原因,她感觉自己在备考上准备不足。

  胡欣说,虽然目前的工作是做五休二,但是时有加班,“就算不加班的日子,忙了一天回来也已经是精疲力尽,没有精力复习,所以整个备考过程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这也是往届生考公群体经常谈论的一个问题:在职备考,还是脱产备考?前者需要承受工作和备考的双重压力,后者要考量脱产期间的花销、未上岸再求职的难度,得失心也会因此放大。

  社交平台上,不时有博主分享自己离职备考最终上岸的经历,但在这一些内容的评论区,最多的是这3种声音:有裸辞备考者讲述上岸失败的压力和迷茫;有在职者在是否裸辞备考中犹豫徘徊;还有人希望博主分享上岸教程。

  黎可做到了工作和备考并重。她现在是广州一环境企业的员工,被外派到当地政府部门工作,工作量和上班时间都强于同部门有编制的同事,但在晚上下班后,她都会抽出2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看书、刷题,到了周末,她则是日均花6小时用于备考,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3年多。为了不影响工作,她将备考这件事对单位上的所有人保密。

  一边工作一边备考,她的休闲时间所剩不多。偶有一个下午或晚上给自己放假,她会和朋友打卡同城网红餐饮店,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到图书馆看文学类书籍,比起感兴趣,更因为保持阅读习惯可以让她在备考时更专注。

  黎可和胡欣的努力方式或许有所差异,但她们的出发点则完全相同——考公上岸,意味着稳定、体面,以及相对轻松。黎可说,就像她所在政府部门的其他同事一样。

  但她们很少提到,自己付出诸多努力,是因为喜欢什么,也许在择业这件事情上谈喜欢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甚至伴随着年岁的增长,把工作以外的时间倾注在备考上也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因为在家里的长辈看来,她这一个年龄段还有更要紧的事。

  三四年前,父母就找来媒人给她安排相亲,对于还没有恋爱经历的黎可来说,这是一件不够“浪漫”、没法接受的事情,去年她28岁,父母的催促更加频繁,她也开始陆续相亲,不过最后都因为各种情况没有下文,比如“没有共同语言”“不合眼缘”“婚介在介绍男方信息时撒谎”......

  黎可说,身边有对象的朋友,大都是以前的中学同学、大学同学,又或者是工作、社交中结识,但是她每天工作和家里两点一线,社交圈子里基本上没有男生。

  和父母操心张罗相比,黎可对自己的婚恋显得很佛系,她的生活重心几乎都放在了备考。国考、省考之外,她还在备考明年五月份的环评工程师考试。

  “这是为考公不成准备的后路。”据黎可介绍,该考试上岸难度也不亚于考公,当然含金量也很高,这个证书能在求职过程中带来很大议价权,行业内持证人数并不多,“每年考场上都有不少人50多岁还在考”。

  工作和备考来回切换,单位、家里两点一线,黎可比大部分同龄人自律,但这份自律目前并没有给予她期待的舒适和自由,在年龄渐长、考公多年仍未上岸的现实环境下,她甚至开始自我怀疑。

  她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这段文字,原本安静、无人问津的社交账号收到铺天盖地的留言。留言中大都是和黎可一样抒发忐忑、迷茫以及期待的考公人,也有人直接表示“这条路走到现在一无所有”,还有人自述上岸史激励大家。



最新文章